• 学校偷窥的两年间(6)

    时间:2020-03-31 14:58:25

    惠理姐用留有指甲的手指轻轻抓着我的胸膛,另一只手把我的手抓过来,放在高高隆起的乳房上

    「你也可以摸我……你有很不错的身体……这样我会很高兴的。」

    不断的喘气声与飘散的女人味,让我才刚刚射精的肉棒再次挺立,发觉了我的变化,惠理姐兴奋地从裤子外抓住阴茎搓动着。

    「到我房间……」

    的确,在客厅太危险了,要是爱理醒来发觉的话……我用力将惠理姐抱起,因为比爱理矮了一点,感觉比较轻,我们就一路保持接吻的姿势到了三楼惠理姐的房间。

    「太好了……年轻的味道……」

    被放在床上的惠理姐立刻把我压在超大的双人床上,用骑师的姿势骑在我的身上,不断地吻着我的胸部跟颈子。另一只手则活动到我的腰带上,一口气脱下我的长裤跟内裤,我兴奋的肉棒像是解除束缚般弹跳了起来,暴露在空气中。

    「太好了……有这幺好的东西……我的阴户会被塞满……」

    血液冲到了惠理姐的头上,对接下来的快乐进入妄想的惠理全身颤抖着,子宫猛烈收缩倒在我的身上。

    「快来吧……让我的阴户高兴的哭泣吧……插进来还要磨擦……」


    说着惠理姐自己将肉棒对準了肉洞,用力的坐了下去,太刺激了!

    「真好……阿真的肉棒……满满的。」惠理姐发出了歎息,用力地将肉棒夹紧在阴道里。

    「惠理姐……好紧啊……」

    「太好了……不能让你洩出来……要把我弄到昏过去为止……」

    不停的说着淫秽的话,惠理姊疯狂地扭动着腰部,追求着更高的快感。

    「转过来……」

    我换了个姿势,将惠理姐压在床上,仍然保持插入的状态。

    〔跟爱理的姐姐做爱……跟惠理姐上床……〕这种病态的邪念反而使我肉棒的硬度有增无减。开始加速抽插振动的动作。

    「啊……持续地弄吧……这样对待爱理的话……她一定离不开你的啊……太好了啊……」

    跟小三岁的青年,还是自己妹妹的男朋友做出淫秽的行为,爱理姊像被打了春药一般,激烈地迎合着我的动作而疯狂地摆动着屁股跟腰部。

    「再用力一点……像对爱理一样激烈的弄吧!我的身体比爱理的更成熟、更美吧!会让你高潮的,像对爱理那样……」

    沈浸在倒错的快感里,我和惠理姐都只剩下了强烈需索对方身体的本能,而居然没有注意到房门,以及房门缝中传来的淩厉眼光。

    第十回︰变异

    「啊……压紧阴户的感觉太好了……阿真……」

    现在在我身下的是惠理姐,散乱的长髮有不少也黏在我的身体上。


    「年轻的力量……啊……不行了……」

    间接的冲击进入体内,惠理姐努力地用腰跟下半身迎合着。

    「这里也要……」说完,惠理姐就用手将我整个脸埋进了她两个高耸的乳房中,已经勃起的乳头,略呈淡紫红色地挺立着……

    「啊……这是爱理常常享受的肉棒……」

    惠理姐更用力地夹紧已经火热的钢棒,追求着高潮。这时我又想故技重施,突然停止了动作。

    「啊!~」惠理姐尖声叫了出来,用留着长指甲的十指深深刺进我的双臂︰「快动啊……」

    「不行,要先帮我舔乾净……」我将刚拔出来的、沾满淫水的肉棒在惠理姐的眼前摇晃。

    「要我吃这个吗……真是坏小孩……」

    虽然我的肉棒不像外国A片的男主角一样动不动就二、三十公分,不过倒也是有一般大小,16、7公分的长度在跟同学「比大小」的时候也少输过,没想到惠理姐居然可以整根吞下去……

    「啊……唔……」

    低头看惠理姐口交的表情,高雅的面容跟怒张的肉棒,形成极不对称、但又极淫秽的画面。

    「惠理姐真是的,帮多少人做过这种事了……」

    好像没有听见,惠理姐专心地玩味着肉棒,除了在口中进出外,还用手玩弄旁边的两个肉球。

    「嗯……嗯……」

    再次喷出诱惑的气息,惠理姐将肉棒再次吞到根部。


    『不行了……』

    太强烈的刺激,差点让我直接喷射出来,我试着将肉棒往外拉。

    「怎幺了?」

    「太刺激了……这样我会射在惠理姐嘴里的……」

    「没关係……给我吃……」说着惠理姐手又伸过来,试着抓住刚刚离开嘴的肉棒。

    「不行!」

    随着尖叫声,房门被用力的甩开了,爱理像魔鬼一样站在门口。

    「爱理!」

    先吃惊发出声音的是我,但是仅此而已,三个人像泥塑木雕般维持着自己的姿势好久。

    率先行动的是爱理,朝着我这直扑过来,抱紧我的大腿,用力地将脸在大腿上磨擦。

    「阿真……是我的……」就像要证明一样,说完爱理便抓住了阴茎、不断地吻着龟头,「全部……头、手、脚、这里全是我的……」拚命挤开惠理姐,爱理的身体在我面前扭动着,不断发出哼声。

    被挤到一边的惠理姐稍微呆了一下,便用羡慕跟火热的眼神望着在我身下的爱理。

    「我也要……」惠理姐像中邪一样,摇摇晃晃地试着从旁边接近肉棒。

    「不要!这是我一个人的……」爱理抱住我的腰、发出更大的声音舔舐着肉棒,像在对姐姐示威。

    「啊……今天就好……把阿真借我吧……」

    得不到肉棒的惠理姐凄惨地向我的上半身扑来,用脸在我胸膛磨擦着,接着跟我接吻。

    「不要……阿真……」爱理从底下传来哀怨的声音,放鬆肉棒,试着向上推开姐姐︰「姐姐不是已有很多男朋友吗……不要抢我的阿真……」爱理流出眼泪来,推挤开姐姐,死命地霸佔住我的身体。

    「啊……阿真……要吸这里……」

    或许是跟惠理姐的竞争意识,爱理快速解开睡衣胸口的扣子,将乳房塞到我的嘴里,身体用力地摆动着,而我就这样被压倒在床上,可以在旁边看到被丢到一边的惠理姐,散乱着头髮,一脸失神的样子。

    「等、等一下……」我觉得事情开始有点失控了,试图离开爱理。

    「为什幺!姐姐的比我还好吗?」

    被我挣开的爱理失去理性地大叫,扭动着身体脱下身上的衣物,将赤裸裸的身体展现在我眼前。

    「看啊……阿真……这个身体……嘴唇……乳房……阴户……」爱理跪在床上,用双手将两片阴唇大大分开︰「进来这里……阿真……」

    「惠理姐……」

    「阿真……跟爱理做爱吧……不过不要忘记我……」惠理姐从后面把爱理推向我。

    「啊……阿真……」被我压倒,爱理疯狂地吻着我的颈子。而惠理姐则压到了我的背上,两个丰满的肉团就直接磨擦着我的背。

    「跟爱理做爱吧……不过不要忘记我……」惠理姐从后面咬我的耳朵,扭动着身体「爱理……」我看着身体下的爱理,做好插入的準备。

    「进来吧……阿真……」爱理用手导引着肉棒,然后刺进去。

    「啊……」再次进入爱理的阴道中,我不禁发出呻吟。看着在跟爱理性交的我,惠理姐发出嫉妒的声音抓着我的背。

    「阿真……太好了……在阴道里……真舒服……」爱理像是在炫耀一样,大声的呻吟着,同时扭动屁股夸张的表示快感。

    「啊……太过份了……」受到刺激的惠理姐死命地用脸紧贴着我的背部磨擦着,十指更深的陷入我的肌肉里。

    「好……好啊……刺穿吧……」更疯狂的扭动屁股,爱理贪婪的享受着战胜的滋味。

    「要出来了……受不了了……」爱理身体急速硬直,肉洞里开始猛烈收缩。

    「爱理……好紧啊……」

    「啊!啊……」

    弹起的腰失去力量,爱理整个人摊在床上,达到高潮。

    「啊……我也要……」惠理姐用力将我向后一拉,快速地抽出尚未射精的肉棒,然后趴在床上,拱起雪白的臀部︰「从后面来吧!……阿真……不会输给爱理……」

    「姐……」虽然爱理想要阻止,但是却没有力气,眼睁睁的看着我从后面刺入惠理姐的阴户。

    「啊!」进入的一瞬间,惠理姐发出了激烈的叫声迎合着︰「阿真……太好了……跟爱理性交完还能这幺棒……」一面吐出气息,惠理姐闭着眼睛享受着从后面来的快感。

    「阿真……不要……」爱理慢慢的爬过来,流着泪看着我跟惠理姐的动作。

    「不行了……我会疯了……爱理……把阿真给我吧……」

    惠理姐转过身来压倒我,骑在我身上,又快速的再将肉棒插入,拚命的摆动屁股。

    「爱理……过来……」

    我把喷射出火焰般嫉妒眼神的爱理拉过来,直接吻爱理的嘴,爱理立刻发出很大的声音配合着。

    「阿真……你舒服吗?」用妖艳的眼神看着我,惠理姐不断继续的套弄着。

    「咕……」被爱理的嘴封住,我说不出话来。

    「要出来了……」

    被两个女人压在身上,我的快感急速升高。

    「射出来……在身体里……」惠理姐更加速的扭动腰部,迎向高潮。

    「不要……这是我的……」突如奇然,爱理推开了正跟我紧密结合着的惠理姐,马上用嘴覆盖住肉棒、用力吸吮。

    「爱理……出来了……唔!」

    输给连番的玩弄,我开始发射积存已久的精液。而爱理则是不断地舔弄着肉棒,试着吸走所有的精液,然后趴在我身上。

    接下来的几分钟内,房间里只有我们三个人间歇的喘息声,三个人都摊在床上。癫狂的行为持续电击着我的神经,过了好久我才稍微清醒。

    「……我先去洗个澡……惠理姐……浴室借用一下……」我首先打开僵局,光着身体直接走向一旁的浴室。

    「等一下……我也……」爱理也站了起来,向我走过来,我没有反对,两个人一起进了浴室。

    「爱理……」站在从上面洒下来的水花下,我轻轻的抱住爱理,没有多说什幺。可以感觉到爱理的身体颤抖了一下,随后又放鬆下来。

    简单的清洗之后,走出浴室的我们看到爱理姐已经穿上睡衣,坐在床一边的椅子上。

    「两个人都过来……」

    听不出来惠理姐现在的心情,我和爱理迟疑了一下,坐在床边,惠理姐先转向爱理。

    「对不起……爱理……今天是我不对……」

    先说出道歉的话的是惠理姐,为免气氛太难看,我拚命向爱理使眼色。虽然装着一副镇静的样子,还是看得出来爱理多少有着不满的情绪。

    「其实是我不对……太容易被诱惑了……」我说得有点口是心非。

    「算了吧,今天的事就当没发生过。爱理,以后要好好珍惜阿真……」说着惠理姐看了我一眼,充满着複杂涵意的一眼。

    「时间不早了……阿真你今天要留在这吗?」

    惠理姐这样说,我才注意到时间,已经过了午夜了,爱理似乎传给我恳求的眼神,叫我留下来。

    「这……我打个电话。」

    找到死党阿治帮我掩护,今天我就跟家里说是住在阿治家。

    「好了,那阿真你就睡四楼的客房?」

    「嗯……」

    我和爱理走出了惠理姐的房间,惠理姐马上把门锁了起来,我和爱理对望一眼。

    「喂……」

    「嗯?」

    「……跟我一起睡吧?」爱理拉着我的衬衫下摆,低声的说。

    「嗯……」

    躺在爱理的床上,爱理将身体靠过来,紧靠着我,「阿真,仅此一次喔!」说完就将头埋到我的胸口去,就这样的姿势睡去。

    老实说,直到我意识模糊睡着之前,我还是没有把握,若是惠理姐再来诱惑我,我真的有办法拒绝吗?